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昆明半程马拉松赛死亡选手家人要求公开比赛

2019年06月14日 栏目:游戏

昆明半程马拉松赛死亡选手家人要求公开比赛视频冯秋实的内,还留有两张比赛前和其他选手的合影照。冯秋实左右摇晃地跑在彩云南路新南亚风情园

昆明半程马拉松赛死亡选手家人要求公开比赛视频

冯秋实的内,还留有两张比赛前和其他选手的合影照。

冯秋实左右摇晃地跑在彩云南路新南亚风情园路口,“你跑得动吗?”民警询问,他点了点头。前行十多米后,摇晃更加厉害,民警扶住了他的右手,随后把他安置在阴凉处休息,坐下不久,他倒下了。

21岁的冯秋实倒在了昆明高原国际半程马拉松赛16公里处,时间是5月25日上午10点24分。11点30分,呈贡区医院宣布他抢救无效死亡。一个小时的抢救中,医务人员对其进行了两次人工呼吸和多次的心脏起搏,但无力回天。

对于这位崇拜李小龙,几乎每晚都会沿着操场跑20圈以上,有着6块腹肌的的大一学生来说,10点24分本应该是他计划抵达终点的时间。但是,他永远都没有能抵达终点。

疯狂跑者

“疯狂”,是冯秋实进入大学后,同校跑友对他的深印象。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跑步,每次要沿着学校400米的跑道跑20到30圈。

这天是5月25日,9点整,冯秋实在听到半程马拉松枪响后,一个箭步冲出了起跑点。他脚下穿着的是两个星期前专门为此次马拉松赛买的白色跑鞋,花了338元,他把它叫做阿甘鞋,《阿甘正传》是他喜欢的电影,赛前他希望这双鞋能给他带来好运气。

4月份,跑步爱好者冯秋实报名参加了今年的昆明高原国际半程马拉松赛,这是他次真正意义上跑马拉松,尽管他此前尝试性地在操场上跑过36公里,但这是次正式参加比赛。

人生的次马拉松被他看得很重,为了比赛,他专门拉上了同校的2名跑友,还在两个星期前专门来到呈贡踩点。跑步时穿的那双338元的白色跑鞋,就是他踩点之后在南屏街商场内买的。

冯秋实今年21岁,大一,跑步已有近4年的时间。在江川县读高二时,他每周都会沿着学校的跑道跑步3次左右。冯秋实就读的高中距离他家有近20公里的路程,偶尔他也会尝试性地跑步回家。

“疯狂”,是冯秋实进入大学后,同校跑友对他的深印象。“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跑步,每次要沿着学校400米的跑道跑20到30圈。”同校跑友刘英说,冯秋实厉害的一次是沿着跑道跑了90圈,近36公里。

跑步强度大,跑步时会在上大声地播放史泰龙主演的电影《洛奇》的主题曲,冯秋实很快在学校小有名气。

但学校的跑道逐渐限制住了“疯狂”的冯秋实,人多、弯道多,没有让他体验到跑步的轻松感,距离学校5.5公里的宁湖成为了他今年跑步的主要阵地。

“他会从学校跑到宁湖,然后围着周长5公里的宁湖跑两三圈,然后再跑回学校。”刘英跟不上冯秋实的步伐,他每次沿宁湖跑完一圈后,都会停下来等着冯秋实。[1][2][3][4]下一页“身体跑热之后会非常地轻松。”冯秋实对学校跑友这样解释为何自己爱跑步。

1小时30分

刘英说,他能从冯秋实的身上看到李小龙的影子,他们都具备斗志和拼劲。冯秋实曾告诉刘英,他梦想当专业运动员,想靠跑步赚钱,给她妹妹买好多东西。

枪响后的冯秋实沿着螺洲街出发,经和谐路、春融街向彩云南路、彩云中路方向前行。赛前,他曾告诉朋友,争取在1小时30分钟内完成半程的比赛,1小时30分是他平时跑20多公里所用的时间。

为了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冯秋实在比赛前一天专门买了一件黄色的跑步衫。

开跑前的7点41分,他接到了妹妹的。“你要好好加油。”“你来吗?” “来不了了,这两天拉肚子。”“不怕,我拍照片给你。”

接到妹妹的,心情激动的他还一改平日不爱和陌生人说话的性格,在开跑前用和参赛的马拉松选手合影留念。

在冯秋实的内,还留有两张以2014年昆明高原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宣传牌为背景的照片,合影者一张为国内选手,另外一张则是国外选手。

他计划跑完半程马拉松后,将照片发到妹妹的上“炫耀”一番,为了显得很酷,每张合照中,他都戴上了墨镜,还摆出了一个向前跨步握拳的姿势。

“他很崇拜李小龙,跨步握拳的姿势就是模仿的李小龙。”刘英说,妹妹是冯秋实疼爱的人,崇拜的人则是李小龙。因为崇拜,他还计划练就一身和李小龙一样的肌肉,现在他身上已经有了6块腹肌。

“本能的防备,有速度的进攻”,冯秋实在《李小龙成功心得》这本书的扉页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这是他的座右铭。这本已经被翻得近乎脱页的书上,每一页都被冯秋实用红笔画上了记号。

幻想成为李小龙那样人物的冯秋实还有一本讲述李小龙的书,书名叫《我是谁》,这是一本讲述李小龙从出生到成功再到突然死亡的书。这两本书是冯秋实的,他只会借给同样爱好跑步的跑友看,刘英是其中之一。

“他从来不叫李小龙的全名,都叫‘龙哥’,后来我们也跟着这样叫了。”刘英说,他能从冯秋实的身上看到李小龙的影子,他们都具备斗志和拼劲。冯秋实曾告诉刘英,他梦想当专业运动员,想靠跑步赚钱,给她妹妹买好多东西。前一页[1][2][3][4]下一页他将这次比赛当作一次测试,“我不会跟着外国的专业选手跑,但是会跟着国内的专业选手跑,看看自己的实力”。

的冲刺

比赛前夜,在宾馆睡下之前,冯秋实还信心满满地站在房间里的镜子面前,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为自己加油鼓劲。

10点24分,多数参加10公里比赛的选手已经完成了比赛,半程马拉松的选手也陆续进入到的2公里冲刺路段。

但冯秋实并没有出现在冲刺的路段上,此时的他左右摇晃地跑在赛道16公里处的彩云南路新南亚风情园路口。

“你跑得动吗?”路口维持安保的民警跑上前询问,此时还有点意识的冯秋实点了点头,然后左右摇晃地向前慢跑了10米,但摇晃得却更加厉害。

这次他对工作人员点头同意,表示需要休息,执勤的民警扶住了他的右手,刚被扶住的冯秋实身体瞬间就软下来,靠在了民警的身上。

保安人员赶过来帮忙将冯秋实扶到了阴凉处,一名清洁工将自己携带的凳子让了出来让冯秋实坐下,还有一名清洁工人拿出了扇子给冯秋实扇风。

医疗组和救护车随后赶到了现场,躺在救护车内的冯秋实此时已经失去了呼吸。“在救护车上,我们对他进行了人工呼吸,但此时仍然是没有心跳,没有呼吸。”冯秋实被送往了就近的呈贡区医院进行抢救,抢救时医护人员再一次对他进行了人工呼吸,并进行了多次的心脏起搏,但无力回天。

1小时零6分后,医院宣布“经抢救无效,冯某死亡”。此后又有9名参赛选手因为头晕、呕吐等症状被送往了呈贡区医院救治。宣布死亡后的冯秋实被送往了跑马山殡仪馆放置。

刘英跑完步后再一次见到冯秋实的时间是26日早上8时,25日的比赛后,他曾数十次拨打冯秋实的号码,但一直无人接听。“我以为他跑的成绩不理想,心情不好,不愿意接。”刘英说,冯秋实的目标是跑进前30名,当天的天气这么热,他很可能没有跑进这个名次,所以不愿意面对。

当天晚上,一直担心的刘英给冯秋实发了一条短信,“可好,别让我担心,我回来了”。

就在发短信的前一天晚上,刘英和冯秋实以及另外一位跑友,还住在60元一晚的宾馆内谈论第二日的比赛。躺下之前,冯秋实还信心满满地站在房间里的镜子面前,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为自己加油鼓劲。前一页[1][2][3][4]下一页事件进展

组委会与死者家属会谈家属提出4点质疑

冯秋实抢救无效死亡后,家属在当日中午的1点多得到了这个消息。当天下午4点多,冯秋实的20多位家人来到了昆明,当晚,昆明高原国际马拉松组委会将20多名家属安置在了一家酒店套房内,并商定26日早上8点组委会派出代表与死者家属代表会面。

昨日,组委会派出8名与赛事有关的医疗、公安、文体局代表与12名死者家属代表进行了次正式的会谈。会谈上8名组委会代表介绍了比赛及救治的情况,家属对此提出了4点质疑,并提出了4个要求。

家属质疑的4点包括:冯秋实被民警发现后为何要扶着坐下,常识是先走动休息,这是否说明救治者不专业;死亡报告上的签名写的是“冯妈妈”,为何要冒充家属签署死亡证明;比赛手册中提出了全程录像,为何现在没有录像提供;为何在抢救过程中不联系家属。

家属还要求,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需要全程陪同亲属,亲属要见分管该项赛事的领导,要求召开发布会,并公开比赛视频。

组委会表示,签署“冯妈妈”并非违规,死亡家属并不一定要家属签字,而没有在抢救过程中联系家属,原因在于一直在找死者家属的联系方式。

“明天上午10点之前,我们会对你们的质疑和要求进行回复,你们也需要回复是否对死者进行尸检。”组委会与死者家属达成今早10点再次会面的协定。

此外,组委会对本次马拉松出现这样的情况表示遗憾,并提出家属在未来可以采取两种方式解决此次事故,一是家属代表和组委会协商解决,另外则是走司法程序。

原标题:昆明半程马拉松赛死亡选手家人要求公开比赛视频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4]

成都白癜风医院
百度经验
白癜风光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