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规模整治土地丰盈豫北粮仓豫北七县市农村土

2018-12-07 01:30:01

规模整治土地 丰盈豫北粮仓—— 豫北七县市农村土地整治工作调查报告

“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投入那么多资金,取得那么明显的成效,为什么土地整治工作却没有引起地方政府和群众足够重视?”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的困惑,在全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经过反复调研、分析和总结,河南厅决定,统筹推进规模整治——把整治工作纳入社会经济发展大局中统筹谋划,集中投放资金,连片规模整治,在短时间内彰显土地综合整治的品牌。

统筹推进规模整治先后经历了两个阶段的提升,据河南省厅耕保处处长陈治胜介绍,阶段是从2008年起,省政府发文布置各县(市)编制土地整治五年实施方案,项目的实施做到统一规划、集中布局、规模整治、分步实施;第二阶段是从2010年开始建立省、市两级土地整治项目库,保证资金向有资源、有潜力、有业绩、有积极性的地方投放,做到资金集中投入,土地规模整治,效果集中体现。

那么,规模整治的效果如何?初春时节,赴豫北七县(市)土地整治项目现场进行了调查采访。

“大”中见智慧:建好渠系为末端,移土造田绿荒山

美丽的丹江水,从商洛山的崇山峻岭间萦绕迂回,缓缓流入湖北丹江口和河南淅川境内。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由此,绵延1241公里的输水干渠带着汩汩清流一路北上,在缓解京、津、冀、豫水资源危机的同时,占去耕地53.2万亩。

根据国家粮食战略工程规划,到2020年,全国要净增粮食1000亿斤,粮食大省河南要确保完成300亿斤。任务重千钧!

怎么办?

2010年10月19日,河南省启动南水北调渠首及沿线土地整治重大项目,总规模348.13万亩,总投资52.09亿元,分南阳、新乡两个片区,集中安排5个年期完成,预计完工后可净增耕地21.19万亩,年新增粮食生产能力10亿斤。

项目规模之大、涉及面之广、投资之巨、社会关注度之高,在河南历史上可谓空前。

做大项目须有大智慧。按照实施方案,省、市、县政府分别成立重大项目指挥部,举国土、监察、审计、财政、农业、林业、水利、电力、交通等部门之力,共办大事。

位于新乡片区的原阳项目区总规模48.68万亩,几乎包括全县一半的耕地面积,总投资约6亿元,涉及8个乡镇235个行政村。自去年启动以来,项目已完成30%。其间,新乡市国土资源局大项目办副主任张志刚每周都要到项目现场两三次。虽然每个标段都设有料场,从配料、拉料到施工的每道工序,都有专门监理人员全程“旁站”监督,但他还是放心不下。

“路、配电房建设,一遇到质量不合格的,决不能客气。一次,延津项目区刚建好12座配电房,我一看,砂浆比例不合格,立即要求拆除重建。” 项目现场,张志刚在介绍时,两眼始终不离正在为道路抹面、压纹的工人。“比如洒水,很简单的一道工序,可一旦跳过不做,水泥和下面干的地面就容易形成‘两张皮’,埋下隐患。”

对前白寨村副村长魏庄奇来说,项目给村里带来的实惠是打井。“早春大旱,多亏国土资源局打的井,小麦长势没受影响,每亩地灌溉成本还减少了10块钱。”魏庄奇说。

“充分发挥井的作用”,这在应对旱情已被印证为正确的思路,体现了该项目的一大亮点——重视末端渠系建设。“井灌和渠灌双配套:河水丰富时使用渠灌,河水保证不了,井灌再跟上。”原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吴焕敏说。

从原阳县大宾乡已完工的项目,可以看到今后南水北调土地整治项目努力的方向:项目区设十余座台区,每座台区对应不同范围的耕地;台区内,动力控制柜里的3个电表分别对应1个出水井堡。灌溉时,先把井堡闸门打开,再拿电卡在电表前轻轻一刷,听听“嘀嘀”两声,清水就从井堡喷涌而出,套上自家的“小白龙”(输水软管),就可自行将水浇到田间地头,简单又方便。

大宾乡杨庄村村支书杨振礼高兴地对说:“以前浇一亩麦地要俩小时,现在一个半小时就行了。土地整治后,粮食单产提高一两百斤没问题!”

而在距原阳不到60公里的卫辉县唐庄镇,人们正利用南水北调工程开挖出的土方,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造林增田运动。

全国政协委员、唐庄镇党委书记吴金印将具体做法概括为:打个眼,放个炮,垒个育林坑,垫上一方土,栽上小树苗,荒山变绿山。

一辈子带领山区群众垦荒造地的吴金印,骨子里有股战天斗地的气魄。西山原本是座“石头山”,在唐庄人的记忆中,这里荒芜、死寂。经过连续几年坚持不懈的大规模土地开发整理,荒山秃岭已变森林公园。

从山脚向上望去,场面恢弘,气势磅礴:密密匝匝、整齐排列的育林坑布满山梁,已长成的树木将半座山装扮得绿意盎然;山坳则是一级级梯田。走近观察,育林坑直径约1米,呈半圆状,坑里填埋着厚厚的沙土。与常见梯田不同的是,这里的梯田均有石砌的边堰,里面垫着近2米厚的土层。吴金印告诉,这样做是为了保土、保水、保肥。他把这种做法形象地称为“地有唇”。

如今,西山森林公园的半山梯田上,已有数百万个育林坑,新增耕地600余亩。吴金印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造地书记”,他的精神也在豫北甚至中原大地广为传颂。

人勤地不懒:沙丘岗地变万亩藕池,黄河滩涂上怀药飘香

千百年来,奔腾东流的黄河水哺育了一代代中华儿女,也将巨量泥沙裹挟至沿途各地。在豫北黄河故道和滩区,曾经一望无边的沙丘岗地,通过规模整治,如今已成农民增粮致富的福地。

全国耕地保护先进个人、濮阳市南乐县土地整理中心主任郭毛选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站在村里沙丘高岗上,北望河北大名县城的情形。

“南乐县地处黄河故道,用村里人话说,是‘七大堆,八大洼,旱了薅茅草,涝了看蛤蟆。’一起风,漫天都是尘土,睁不开眼;随手在地里一抓,沙土很快在指缝中流走。”回想过去的光景,郭毛选的语气很沉重。

一直以来,南乐县平整沙丘地、号召群众采取生物措施改良地力的脚步不曾停息。通过对周边地区的调研考察,郭毛选欣喜地发现,种植节水莲藕,不但经济效益高,而且不易漏水跑肥,这不正适合南乐这种地处黄河漏斗区的缺水县吗?于是,2002年,南乐局与西邵乡政府组织了40多位村民赴河南新郑、山东寿光考察学习。

刘苑村村民刘章印老汉就是其中一位。他给算了笔账:种小麦一亩地能收一千斤,也就赚个千把块钱;而种节水莲藕,一亩地少则四五千斤,多则六七千斤,按一市斤两块七计算,赚个上万元“松松地”。老刘家有6亩藕池,短短几年,他家已在城里买了套120多平方米的住房。

放眼万亩节水莲藕高效园区,平坦的黄土地绵延至远方,三三两两的农民正挥动铁锨刨挖成熟的莲藕,身旁的平板车上已堆成小山。十年间,藕池规模已由初的200亩,发展到4000余亩。

郭毛选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挂满了项目区群众送来的锦旗。他告诉,目前,南乐县境内6万余亩黄河故道基本上整治完毕,实现了集中、连片、规模化种植。通过近几年来整合各类资金,吸引社会资金投入,越来越多的村庄在项目实施后受益,群众由此增粮增收。

与黄河故道区情况类似的,还有黄河滩区。

原本,这里具有地势平坦、阳光充足、水资源丰富的优势,但由于基本没有农业电力和防风固沙设施,缺少必要的交通、水利、林工程和灌溉设施,土地成片荒芜沙化现象严重。农民一天进地劳作十几个小时,吃住都在滩里。

2008年年初,焦作市国土资源局启动黄河滩区土地综合整治一期工程,总面积达5万亩,总投资约8000万元,共净增耕地4.1万亩,夏秋两季可净增粮食4830万斤,群众净增收入3680余万元。

项目实施前,滩区群众多用潜水泵,靠柴油发电抽水,不仅费力费油,而且水质得不到保证。项目规划设计时,考虑到保护地埋管和河道管理的要求,采用统一配备压力罐方式,不仅单井节约资金2000余元,节省了一半的井房占地,而且使浇地时间缩短了1/3。

由于整治后的土地集中连片,且配套了排灌、交通等农业生产设施,为发展特色农业创造了条件,也为推进规模化、产业化经营打下了基础。对土地整治项目带来的实惠,武陟县北郭乡东安村村民李天宝很有感触:“现在生产条件好了,俺们大都种怀药,俺家种了3亩牛膝和1亩地黄,每年能净赚一两万。”

为建慎在初:沙荒地上崛起现代化新城,农民变身“带着土地的市民”

当经济社会迅速发展需要用地的现实,遭遇农村户均占地过大、村庄布局凌乱、缺乏基础配套设施的窘境,安阳市滑县的做法是,通过土地规模整治,整合村庄和土地,统一规划、集中建设一座社区型新农村示范村——锦和新城。

一幢幢高楼和别墅鳞次栉比,大多已封顶;商业街、学校、医院、社区服务中心等配套建设已现雏形,外观无不时尚靓丽;笔直宽阔的道路两旁,景观渠系建设已进入收尾阶段——看着眼前这座位于滑县产业集聚区的锦和新城,很难想象,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沙荒地。

今年年初,暴自然一家作为首批搬迁户,入住新城连排别墅。房子有208平方米,五室两厅两卫,附带一间车库。建房共需15万元,除了自掏腰包8万元外,其余由县里补助,相当于每平方米不到800元。

村庄合并、建设新区,一举可节地2575亩,户均占地由0.53亩缩减为0.136亩,土地利用率提高了近4倍。

然而,将项目涉及的18个行政村4737户17988人集体搬迁、17099亩耕地集中流转,工程量可想而知。钱从那来?人往那去?民生又当如何保障?

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韩旭波坦言,项目推进过程中,难度的是资金。除了农民自筹的6.59亿元外,滑县整合国土资源、水利、电力、教育、医疗等项目资金0.629亿元,激活社会闲散资金近2.98亿元,县里自筹1.8787亿元,争取到2亿元银行贷款,从而填平了资金缺口。

项目实施之初,七成群众表示认同,两成持观望态度,还有一成群众反对。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制定了奖补措施:拆除老宅院的,每平方米奖励250元到300元;放弃住别墅选择住楼房的,按每亩30万元的标准进行奖励。照这样算,拆除老宅院住别墅的,只需自筹8万元;而住楼房的基本不用再拿钱,少数农户还净赚了一两万元。账一算清,农户搬新居的积极性就高了,目前,已全部申请入住新城。

入住新城的农民不仅能享受到与城镇居民无异的生活居住条件,并且有个特殊的身份——“带着土地的市民”。土地流转出去后,农户每年至少能享受到每亩700斤小麦的收益,加上在新城工业园区的打工收入,人均收入在万元以上。此外,村民还可享受到城镇居民养老、医疗保险,以及每月100元的养老补贴。如此一来,真正实现了增收在园区、保障在社区的目标。

今年1月,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在这里视察时指出,河南要持续探索走一条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一定要以新型城镇化为引领,以新型社区建设为城乡统筹的结合点、城乡一体化的切入点,锦和新城的建设就是在这方面进行的有益探索。

得法种春田:部门联动成就麦田高产,高效大棚扮靓农民笑脸

土地规模整治的巨大效益直观地体现在农作物产量上。2010年6月15日,国家小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农业部小麦专家指导组,对鹤壁市浚县王庄乡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区进行实打验收,结果表明:3万亩小麦连片高产创建示范片平均亩产611.6公斤,首创国内3万亩以上连片平均亩产超600公斤的高产纪录。

这意味着,以往只出现在试验田的小麦产量,如今在连片化、规模化种植中也能实现。

如果将该项目比作一桌美味的酒席,那么各部门的“手艺”则展示得淋漓尽致:国土资源部门打机井、建泵房,铺设地埋管道,增设变电台区;农业部门建桥、修渠、植树,选购大中型农机;水利部门修建井亭,疏浚沟渠;气象部门架设气象观测站,监测土地墒情和病虫害情况……

多部门“各炒一盘菜,共办一桌席”取得的成果说明,整合资金,连片开发,能使项目产生意想不到的叠加效应。据浚县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乔学民介绍,该项目共整合各类资金4178万元,共整治土地5万多亩,其中4万亩被鹤壁市政府确定为“万亩示范方”。

提高耕地的科技含量,增加单位面积土地产出率——土地整治的这一贡献,在济源市梨林镇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区,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梨林镇范庄村,数百座温室大棚排列有序,蔚为壮观。大棚里,西湖村村民李小振正忙着指挥工人抢种黄瓜秧苗。搞了20年工棚种植的他,在对比工棚和温室的效果时,兴奋地说:“温室大棚的光照、灌溉条件比工棚强得多,能实现一天24小时生产。1.2米厚的空心墙体,保证白天室温在25度以上,夜晚温度在15度上下;输水管道通向每座大棚,浇地方便多了。”

谈到梨林镇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全国劳动模范、范庄村党支部书记李道安这样评价道:“这是个致富工程、民心工程,为农村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致富,带来了很大的机遇。”

范庄村地处低洼地,以前,粮食种植基本靠天吃饭,生产条件落后。百亩土地如用于种植小麦、玉米,年收入不过11万左右;自从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实施后,建起温室大棚,种植反季节果蔬:如草莓、西瓜、番茄、黄瓜等,同等面积的土地,年产值能达200万元,效益增长了近20倍。如今的范庄村,已成为济源市农村产业化结构调整先进村和新农村建设样板村。

济源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告诉,项目总规模2万余亩,总投资2088万元。目前,项目区已建起700余座温室大棚。项目完成后,这里将成为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土地规模化、集约化、高效化运作的效益将充分发挥出来。

实践证明,规模整治出实效、出实绩、出实惠。一幅波澜壮阔的土地整治画卷,正在今天豫北大地上描绘、铺展开来。

智能电脑绗缝机
售楼部绿化
广州废铝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