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数据造假、偷排偷埋……江西多家工业企业如此整改

2019年01月11日 栏目:历史

数据造假、偷排偷埋……江西多家工业企业如此整改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反复强调要共抓大保护,依法从严从快打击非法排污行
数据造假、偷排偷埋……江西多家工业企业如此整改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反复强调要共抓大保护,依法从严从快打击非法排污行为。轮中央环保督察工作开展以来,明确的2147项整改任务已完成1040项,一批关系民生和重点地区的突出问题得到解决,但一些地区的企业也存在“表面整改”、“敷衍整改”等问题,记者在江西省部分工业园区调查发现,整改不到位的问题比较显现。 宜春市宜丰工业园位于南昌市东120公里,在2017年公布的中央督察整改反馈中,第56项问题就是宜丰工业园铅酸蓄电池企业违反环评要求,私自排放生产废水,要求加大执法检查力度,立行立改。时间过去了一年多,现状又是怎么样呢? 记者用快检PH试纸对村里的地下水进行检测,数值为5,明显呈酸性,村民说这水不能喝已经很长时间了。 记者:水用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吗? 村民:身上有点痒。村里人他们不管有钱没钱都搬到宜丰去了,就是怕得病。 村民:出去了大概有一半了。 2018年5月21日,记者在当地环保局的带领下,来到了这家蓄电池厂,刚一到污水处理站,记者就看到露天污泥池堆满了铅渣铅泥。 记者:这是什么? 长新电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汤培刚:这是斜板沉淀的废渣。 记者:这是危废吗? 汤培刚:是。 记者:有没有往外运过? 汤培刚:没有。 然而记者发现,厂区有载重车辆新鲜履带痕迹,这些装载和运输痕迹终指向哪里呢?在航拍器搜索下,记者发现了一千多亩巨大的厂区角落里的秘密。 记者发现,一台挖掘机在现场挖开了一个大坑,周边还有大面积的新土裸露,坑是埋什么的?新土下面到底又是什么呢? 记者用便携式光谱分析仪对新土下露出的黑白相间污染物进行了现场检测,结果显示该物质含铅量为9729毫克每公斤,属于《国家危险废物目录》中HW31含铅废物。按照规定要交由有危废资质单位专业处置,私自填埋属于明显违法行为,会对地下水造成严重危害。 那么,这样一家企业当初是怎样环评审批的呢?记者调取报告发现,企业环评中公众参与调查一项中显示周边村民都无一例外地表示同意,真是这样吗?记者让企业负责人拨通了一个个体户环评公众调查登记电话,结果出人预料。 记者:你当时同意这个项目吗? 公众参与调查对象某“个体户”:同意啊。 记者:你当时是个体还是员工? 员工:我住在长新电源公司企业宿舍,当然是企业员工。 湖东村村民:它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征求我的意见,我就不同意。 工业园污水监测失实 监管不力 在江西省公布的中央督察整改方案中,针对上饶万年县和铅山县等地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明确要求企业拆除偷排设施,完成污水处理厂改造项目和居民搬迁工作,整改时限为2017年5月,那么现在这里的情况好转了吗? 柴家村村民:水井挖了十米二十米,你把水抽上来种水田,看起来很清很漂亮,农民的牛从这里过,它要喝水,它把鼻子杵下去就上来。 记者:牛都不喝? 柴家村村民:不喝的,牛都不敢喝那个水。 在上次的督察中,铅山工业园区存在问题是企业偷排,而5月17日,记者在污水处理厂发现,园区平均进水浓度竟然高达3300毫克每升,远远超出500毫克每升的企业纳管标准。 铅山县环保局局长 张勇月:每次排查,我们现场采样它又没超标。 记者:你们测的多少? 张勇月:测的基本上都符合纳管标准。 真的像这位环保局长说的都达标吗?在记者的追问下,园区的副主任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铅山工业园区副主任 朱云峰:我们也觉得不正常。 记者:大概不正常到什么程度? 朱云峰:超一倍。 记者:那是不是有企业偷排? 朱云峰:这个应该有。 除此之外,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中明确要求当地对受污染影响的255户村民和居民进行搬迁,但记者调查发现,村民是搬了,但仍然在化工厂的围困中。 河口镇张家村村民:上面也有厂,下面也有厂。就是半个圆圈一样,我们这后面就是河了嘛。 记者:也没地儿躲? 村民:嗯,后面就是河了呀。 上饶市的万年县凤巢工业园同样因为企业长期偷排,导致周边村民举报不断被中央环保督察点名。对此督察方案中的整改措施是分批次完成“一企一管”工作,也就是一个企业一个专用管道实时在线监测。 5月18日,当记者来到园区在线监测室的时候,马上发现了问题。 记者:这些都是在线仪器啊?一共多少家的? 万年县凤巢工业园副主任 方志斌:一共8家。 记者:现在数据是多少? 方志斌:59.08(毫克每升)。 记者:这家呢? 方志斌:188(毫克每升)。 记者:入网标准多少。 方志斌:入网标准500(毫克每升)。 记者:这121是什么时候的数据?看到了吧,是2018年1月8日。你一直用2018年1月8日的数据呀? 数据显示,该园区长时间里在线监测形同虚设,监管完全流于形式。 多次整改 涉事企业仍存问题 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进驻景德镇期间,废气扰民的景焦集团下属的开门子陶瓷化工被点名。2017年因为该企业再次废水废气超标排放,整改不力,景德镇市政府因此被约谈。那么,这个企业现在整改效果的又如何呢? 在景德镇开门子陶瓷化工集团的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先后花了两个多亿进行环保治理,目前已经完全达标。 景德镇市景焦集团总经理 李保泉:我相信我们目前的这种状态,在全国的行业里面也是的,我很自信。 可记者发现,企业整改后脱硫塔烟气拖尾严重,目测明显达不到排放标准。 景德镇市市民:烟气特别是晚上,我们就住这儿,到楼下来睡,住的越高就越难闻。 景德镇市市民:现在到了2018年了,涛声依旧,污染还是依旧,味道还是依旧。你看我的举报,有的是半夜三更举报的。 然而在企业污水处理总排口的在线监测室内,记者发现4月份实时监测的排放数据很多在20毫克每升左右,有的数据甚至低于10毫克每升,第三方治理公司声称这种达标水平是用了一种药。这种药真的能起到如此神奇的作用吗?污水站的负责人自己也表示怀疑。 记者:自来水化学需氧量是多少? 开门子陶瓷化工集团污水站负责人:我们也测过,10毫克每升左右。 记者:那你这比自来水都好啊? 开门子陶瓷化工集团污水站负责人:按道理是不可能的。 为了验证监测数据的真实性,记者来到景德镇市环境监测站,市环保局对开门子焦化废水每月一次的监督性监测报告数据显示,4月份总排口COD的浓度均值为158毫克每升,超过企业法定排放标准1倍,企业监测数据严重失实。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严查整改相关问题 根据的消息,目前宜丰县公安局已经对涉嫌处置危废的长新电源企业法人代表在内的5名责任人刑事拘留。专家表示,督察整改的效果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几十年来的惯性思维,也可见一些地方和企业还没有从被动保护向主动保护转变。 生态环境部应急专家组成员 王金生:偷埋偷排这些危险废物,一旦到地下去以后,随着地下水的迁移,回头来再重新治理的时候,投入的量和花的时间精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此外,一些地方在中央环保督察进驻期间企业停产,督察之后,污染死灰复燃,一些地方监管滞后,整改造假致使数据好看,公众感受落差明显,加剧环境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常纪文:假整改,敷衍整改。表面上看是能解决一些问题,实际上对于生态环境有深层次的危害,实际上是把问题积累下去,延续下去,问题会越来越尖锐,越来越严重。 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消息,中央环境督察“回头看”工作月底前将全面启动,范围覆盖江西、河南、江苏等全国十省区,“表面整改”、“假装整改”和“敷衍整改”等将作为重点查处问题之一。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幼儿发烧怎么办
大腿内侧韧带拉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