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那些不玩快手抖音的9000后都在想什么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旅游

在这个泛娱乐的时期,抖音、快手的热度居高不下,然而也有一部分90后、00后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过快手,连时下很火的抖音也没有使用,那么这些人都

在这个泛娱乐的时期,抖音、快手的热度居高不下,然而也有一部分90后、00后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过快手,连时下很火的抖音也没有使用,那么这些人都是怎样想的呢?

流行一阵一阵的,保不齐哪一天流行过去了,你剩下了。

3月13日,刺猬公社发了一篇叫《喊麦文化没落后,人间土嗨社会摇开始霸屏》的文章,专门讨论社会摇的主要视频阵地、舞蹈情势、历史追溯、构成原因、社会评价。

社会摇的主要视频阵地在快手,当天,不断有用户后台留言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快手,连时下很火的抖音也没有使用。

友 @亚美 留言说:用的只有b站,从没有看过快手的路过,抖音也没下过,不是老年人,94的。

这条评论点赞数居然在评论区高居榜首,这说明,即使这两款短视频App加起来有数亿下载量和上亿日活,但也没有征服所有90后和00后。

刺猬公社对此很感兴趣,想知道不使用抖音和快手的人的想法是什么,在这个泛文娱时代,他们在思考甚么,他们怎样认识自己与社交媒体的关系。

为此,刺猬君访谈了6位使用过和未使用过快手或抖音的90后和00后用户,并摘录了一位用户针对抖音和快手的分析留言。

一、短视频社交接近于浪费时间

名字:洋仔

出身年:1991年

职业:品牌推广

常驻地:北京

我叫洋仔,在北京工作,我从没下过快手和抖音,我舍友超爱抖音,毕竟她当时拿到了抖音的offer,可终究却选择了易。

她平时会时不时发一些有意思的短视频给我,她发过来我就看看,但自己也不会主动去搜。我是真的不感兴趣。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视频社交是一种嘻嘻哈哈的过度娱乐化的社交方式,目前的短视频社交基本上是不存在除了文娱之外的任何意义。

女孩儿和她老公然视频玩段子

个人而言,短视频社交是接近于浪费时间的存在。社交应当是有意义的,能在轻松融洽的氛围里进行社交活动就更好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泛娱乐化的时期,我们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够以一种娱乐化的方式讲述、出现、解决。严肃的事物被排斥,也渐渐失去被注视和瞩目的资格。

抖音和快手正是泛文娱化的产物,这也是它们的成功之处。

就说抖音吧,室友拉着我拍十五秒短视频,一会儿就完成了一个作品,一个字:快。这恰好契合当下快餐文化的社会风气,没有人再想听长篇大论,也根本没有耐心。

与此同时,泛娱乐化时期催生了很多文化明星,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张召忠,人称局座,歌手、演员反而不是泛娱乐化的产物。

短视频社交软件现在很火,但是我其实不觉得不使用它们,我就会与世界失去交换。我里有9个社交软件,每一个社交软件都对接了不同的需求。

如果不使用短视频社交软件就失去了和世界的交换,那么你和世界的关系会不会太塑料啦?

不玩抖音和快手的我平常会看书、看综艺或影视剧、与朋友聊天。书嘛,主要是一些经典书,近在看的三本书是《文娱至死》、《一百个人的十年》、《And There Were None》(《无人生还》原版英文小说)。

我喜欢独立思考,我也尊重每一种娱乐和社交方式。人和人是不同的,不能说你不喜欢的就是不应该存在的,存在即公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元的,希望每个人都能理解每个人的不同。

所以,你们也不要看不起我这个不玩抖音和快手的中年少女了好吗?

二、抖音内容同质化有些让人冒火

名字:2佬

出身年:1994年

职业:品牌推行

常驻地:贵州

社会摇中万人迷,唯有男神牌牌琦!

老公老公mua,左边一个mua,右边一个mua,嘴巴一个mua

明白这两个段子的出处吧?我就是那个快手和抖音都用过,但都没用了的人。

说来呢,我比较从众,看什么流行就想去玩玩。我家在南方农村,过年回家,发现家里很多人都在用快手,不过也有人在用火山小视频。为了和他们有共同话题,我也下载了快手来玩,只是,我接受不了那种格调。

我有几个mm很喜欢一个叫牌牌琦的快手达人,文首句话就是她们教我的,她们觉得牌牌琦的身材挺好,很仗义,有大哥风范。

在家的时候,我问妹妹和弟弟玩不玩抖音,他们说很少玩:喜欢那种视频,只是觉得离自己太遥远了。

我在二线城市工作,回到城里面,我就把快手卸载了,玩起了抖音,文首第二句话在抖音挺火。

你知道我刚开始玩抖音那会儿吗?沉迷得无法自拔,上班路上刷,下班路上刷,晚上睡前刷,推荐朋友刷,里面的小姐姐是真的好看,小哥哥的美色也是令人嫉妒。

近觉得抖音挺无聊的,刷来刷去都是那些视频,内容同质化有些让人冒火,一个套路被人玩得都不好玩了。

我也做互联产品,总体来讲,觉得抖音的调调真不错,强运营也做得好。听说有人在上面做广告还赚了钱。我后来忙于工作,就没玩儿了。

其实吧,抖音这会儿的火爆程度和前几年小咖秀挺像的,火得一塌糊涂,不过,小咖秀就没气儿了。

蒋欣曾是小咖秀的明星一姐

抖音要做强大,得想着怎样把它做成人们的基础工具类软件,就像一样,替代品极少,且能提供的资源强大。

这个要求挺高的,要末是后台有一个原有的内容生态支撑,要么是自己构建一个丰富的内容生态,得让运营和内容发都光发热啊。

难得有这么一款好玩儿的App,打心里不希望死掉,如果大浪真的想把它卷走,我也没办法,是吧?

3、我产生了审美疲劳

名字:狍子

出身年:2000年

职业:学生(高三)

常驻地:山东

我是一个不用抖音的非常标准的00后宝宝。首先抱歉,不是针对抖音,由于我也不用快手,准确来说,视频社交类软件我平时基本不太用,少有接触。

我是艺考生,前阵子从学校出来参加校考,大家集聚在一起聊天,每次都会聊到抖音上

女生:哇!你看这个小哥哥,啊啊啊!

男生:woc,这个小姐姐真的可以诶,可以可以

固然也会有这种情况:哈哈哈,你快看这个,哎呀我去,哈哈哈笑死我了

这个时候我就很尴尬了,小鲜肉我没兴趣,我喜欢老腊肉,身旁尽是天然美女姐姐,呆呆的我有些格格不入。

其实呢,我这个人爱玩得很,不是个固守旧道的怪咖,而是典型人格分裂双子女。我相信有人要开始点头了,没错,喜欢新鲜也喜欢陈腐,喜欢简单也喜欢繁琐;沉默到冰点,也可张狂到滚烫;喜欢矛盾,永远大张旗鼓的矛盾与碰撞。

看似矛盾,其实我却很正常,会与朋友隔着屏幕长谈,感叹人生,吹嘘理想,现实中一样如此。看得出来了吧,我有很强烈的表达欲,我想要融入他们,因而我就下载了抖音。

在抖音,我刷到很多帅哥美女,确切,美好的颜值让人赏心悦目,人只要帅或美起来做什么都好像都很有道理,但接连看到几个同类型的帅哥美女后,我产生了审美疲劳。而且有些视频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些人要在镜头前做矫揉造作的动作?(那些动作都是我起床照镜子和自拍臭美时才会有的。)

抖音还会给我推荐一些视频,只是,那些视频并不都会令我感到开心。那天,刷了一个下午,头晕目眩飘飘欲仙,有一种怅然若失的不真实感。我一个下午时光的流逝后,究竟收获了甚么?

我身边也有一些人不玩抖音和快手,现在大家熬夜准备高考,都掉头发了,毕竟是要高考的人 ,喝贵的枸杞,熬晚的夜,刷厚的题。

4、人只会迷失在信息流里找不到自我

名字:小小

出生年:1995年

职业:学生(硕士在读)

常驻地:北京

我叫小小,我身边刷抖音和快手的不多,我不刷抖音和快手是因为短视频承载的有价值的信息太少,没必要专门花大量时间精力去刷。

另外,平时学习和研究很忙,有时间文娱的话,除了户外,更愿意看剧看书看电影放松身心。

拿视觉举例子,周五晚上有时间的话,一点去大剧院,简单一点打开b站,一场图兰朵或者红楼梦或者芭蕾舞看下来,整个人会沉浸在舞台艺术的余韵当中不断回味。

《图兰朵》是意大利作曲家贾科莫普契尼根据童话剧改编的三幕歌剧

我从小就对故事或比较难的艺术更感兴趣。丰富的情感或者思考,创作者的心血经验和想要传达的心情,经得住观赏的美,和可以从中学到的历史文化科学知识,都非常令人幸福感动,并且能够取得一种充实的平静。

对于碎片化的点滴时间,刷一下微博或b站,关注一下时事热点和专业动态都比看所谓社会摇小视频要更有趣味和价值。

社会中存在一种幻觉,抖音和快手仿佛成为某个阶层或年轻人群体的特征标签,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每个人都是多面而独立的,随意概括或者贴标签都很片面。

举例子,我是clamp的漫画粉,那么应当是二次元宅;我也喜欢歌剧舞剧戏剧,那末应该也属于广义戏迷;爱逛博物馆,就是古董爱好者;平时购买lo裙,因此也属于lo娘.etc。世上大坑何其多,抖音和快手只不过是其中两个罢了。

那刷抖音和快手的人会被类似的社交软件控制吗?不会的,人只会迷失在信息流里找不到自我。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不会被社交软件控制。

总结一下,抖音快手等信息量少的短视频浪费时间,看它不如睡觉;没有形成范围的络泡沫信息不需要关注,因为与自己无关;需要关注的热点信息自然有媒体或某些片断能够传达到自己身边,略微搜索即可补充。

信息时代,信息无限人有限,需要选择自己的精力如何投放。

五、抖音、快手的内容和宣传都get不到我的痛点

名字:@バカバカキヤロル

出身年:1995年

不支持把社会摇与年轻群体联系起来,95,抖音快手的内容和宣传都get不到我的痛点,同学与同龄朋友在用的也是很少。

个人感觉,这种通过下降门槛来扩大受众的热销产品,主要受众反而是中青年新络用户群体,他们对于电子产品的接受度和学习能力都略逊于年轻群体(无贬义),简单便捷的操作是他们进驻络社群的很好选择。

而年轻群体从小就接触络,操作比较熟练,小学生打农药成为了普遍现象,我们也更倾向于使用电脑直播。

另外,接触的络资源多了,就会去自我挑选,使信息的获取更有效率,追求优良信息。看直播、视频不再是看个新鲜、热闹,转向专注于爱好的某个领域,看精湛的技艺、高超的后期,或者是喜欢的up。

受众不同,自是不愿被其中一部分代表的,年轻群体有喊麦社会摇的,初期民老玩家也是有的,多元化才是发展的趋势。

六、络世界里的表演太多

名字:阿隐

出生年:1994年

职业:新传学生(研狗)

常驻地:广东

次在微博上看见快手,以为是杂技app;第二次看见快手,感觉应该是东北人交友软件;现在看多了,搞不清到底是什么了。

而我次看抖音,是朋友圈里有个化学系的研究生发出来的,我以为这是个新的舞蹈软件。

我对有机化学敬而远之,因为他英语课上说他是个researcher。但是我头几天才知道他报名参加过湖南卫视一年级,还进了复试。是有一颗表演的小心心在燃烧,还是工科实验室太枯燥需要电音和镜头锁定?(如果他有幸成为抖音表演艺术家,那我立即发函祝贺。)

虽然我是新传狗,但是新出的app太多,对我有用的app太少。我里只有、、微博、app和几个拍照软件,基本从app和微博摄取,拍照软件只在出游时用,自拍频率低于一年一次。

我这个年龄段还去玩抖音快手的话,多半想成为MC天佑吧,否则要么职场新人被催着加班,要末疯狂做作业,要么每天跑,一闲下来连都懒得打开。我虽然不玩抖音快手,但我总能在微博里刷到这些小视频,底下多的评论应该是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感觉就像看完刘老根大舞台。

我受不了成天看刘老根大舞台。

我平时不上课的时间大多在图书馆做作业看书,近疯狂云跑两会,生怕错过哪一个。在宿舍里泡B站的纪录片区时间长,几近把NHK《纪实72小时》看过两轮了,喜欢埋在屏幕前看日本人苦中作乐,聊家长里短,然后回家继续苦中作乐。

抖音快手上的用户像个十足的表演者,也许我还停留在生吞灯泡,配电音舞蹈的记忆。他们在络舞台上表演,看着粉丝噌噌噌往上涨,是不是相当于取得掌声后倍感欣慰的演员呢?

表演的人太多了,有时候分不清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在哪。就好比一个人成天看武打片,结果有一天在超市里,对少找一块钱的收银员使了一招黑虎掏心。

但我不排除有些人的文娱就是看这些表演,然后哈哈大笑。或者为了表演努力凹造型,或许不同的人对每一样新事物有不同的理解吧。

现在的新科技新文化层见叠出,流行一阵一阵的,保不齐哪一天流行过去了,你剩下了。

有时候我故意不去适应这些新东西,因为新东西本该适应我的习惯,为了吸引更多买家而更新的,结果变成把我裹挟着走了,这感觉像是被电脑操控的机器人。

没准过一年,抖音快手这些不火了,新的表演又出来了,到那时还是会有很多粉丝蜂拥而上。现在的我还是先等它飞一飞吧?

7、短视频社交是快文化的慰藉品

名字:柳毅

出生年:1998年

职业:学生

所在地点:上海

我叫柳毅,现在在上海读书。说到快手和抖音,我身边喜欢这两款软件的大有人在。也有同学曾足足刷了将近一天的抖音,可以说是痴迷上了。

实话说,我对这两款软件都不怎么感冒,平时经常出现的画面就是他们笑得乐不可支,我在这里一脸懵圈。

有时他们会分享给我一些内容,我倒是会瞧一瞧,但是自己没有下这两款软件。其实倒不是说它们做得多不好,主要还是个人不太喜欢这类东西。

对于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去玩这些软件,我觉得是无可厚非的。现在压力其实很大,需要一些精神上的欢愉和慰藉,而且生活节奏快,一些需要细嚼慢咽的快乐生产肯定是要拦在门外的,快手和抖音可以说是应时而生,而且就流量本身而言也做得很是不错,商业上是成功的。

我个人主要还是会用到常规的一些社交软件,如、、微博等等,大部分还是处于信息沟通和交流的需要,偶尔也会从里面找一些有趣的资讯。找资讯方面,我用即刻用得比较多,还蛮喜欢即刻这种信息流式的产品,五花八门的东西,能在偶尔的间隙当中学习到一些小技巧之类的,还是很受益的。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文娱的权利,也有方式选择的权利。是快手还是抖音,不可否认的是它们本身仍然存在很多的市场发展空间,但是我觉得快乐持续一小会,并不能真正给人带来多大的感受,用宋丹丹的话说,就是不能带来美的感受,平时小小消遣一下无伤大雅,沉迷其中就有些过头了。

另外,这一类的产品层出不穷,它们给人们提供了瞬时的欢愉,但却会容易让人们在笑声中忘记了思考,忘记了为什么笑。这一类产品的发展其实很容易堕入低俗的怪圈,这还是值得警惕的,不仅仅是用户而言,产品生产者一样需要格外注意。

益母颗粒需要经常吃么
益母颗粒吃多久
月经量少饮食调理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